缪克构新诗集《盐的家族》:从盐的意象反映家族村庄的命运

之所以开始考虑家族史和自己诗歌创作的关系,源于去年上海国际诗歌节上缪克构无意间的发言。“我就讲,我爷爷把海水变成盐,我爸爸在大海中捕鱼,这跟我在生活中提炼诗意是相通的。”虽然是随口一说,但后来他觉得这就是他在今后写作中要思索的方向。

在诗人张烨看来,《盐的家族》作为系统性关于盐的诗集,这在诗坛上还是第一次出现。

但实际上,缪克构自己也从事过晒盐工作,儿时的记忆也不深,但“作为晒盐人的子孙/我仍听得见自己的骨头里/酒精,氯和钠,进进出出的声响”(《置换》),再加上他有意识地收集了一些资料,也对老一辈人做了很多访谈,他得以从记忆的海水中捞出“村庄里的家族,家族中的命运”(《变奏》)。

缪克构

《盐的家族》缪克构前后写了十年时间,集中体现了他对自身写作的整体性思考,以及对自己家族百年的系统性思索。

“中国诗中写盐,古代就有,现当代诗歌也有好多写盐的,但他们只是单篇的感受,而缪克构是非常系统化的,整体性来写,他不单单写一个家族,而是从一个盐的意象来反映家族、村庄的命运。”张烨评价道。

2003年10月,九叶诗派诗人辛笛在为诗人缪克构的第一本诗集的序言中写道:“我把中国新诗发展的希望寄托在像克构这样的年轻诗人身上。生活中不能没有诗歌,他们在追随诗神的过程中也会有困惑和痛苦,但只要坚持不懈地探索下去,就一定会走向新诗发展的新高峰。”

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涌豪认为,当下诗人写得越来越细碎,格局越来越小,“就像衣服有褶皱,把褶皱熨平了,看褶皱缝隙藏的什么东西。”但是缪克构的诗里饱含着历史沧桑,没有仅仅局限在个人的生活经验。

接下来,缪克构打算再花十年时间,更加深层次地写盐的历史,可能会涉及到中国几千年盐的文化,“我希望把盐的题材写深写透,通过盐来折射生命。”

爷爷去世没多久,缪克构就发现家乡的滩涂已被填掉,“脚下的大海已被一个新城填埋”(《消逝》),年轻一辈对晒盐越来越陌生。他觉得,在中国城市化进程当中,一个家族的历史,以及延续几千年的古老的技艺都在慢慢消逝。

时隔16年,缪克构推出了最新诗集《盐的家族》。日前,他携新诗集做客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“普鲁斯特下午茶”,与来自传媒界、艺术界和诗歌界的朋友进行了交流分享。

“我想通过盐的意象,把百年家族历史写出来,是为小人物立传,也想通过这个写出中国一个海边村落的百年史。”缪克构说道。

“我们需要有大关怀大视野。缪克构努力往这个地方去,我觉得他有一种追求,一种贴近生活、走进历史的野心。”汪涌豪说道。

缪克构说,自己的家族在龙港当地是比较大的,但是放在中国百年历史进程当中是微不足道的。“没有出什么人物,就是非常底层的、平凡的家族。但是我想用诗歌书写我的家族史,为小人物立传,为平凡人立传。”

posted on 2019-10-02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栏目导航

Powered by 21点手机游戏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